看书网 > 穷神和大佬的见鬼直播日常 > 第346章 洛克
夜间

第346章 洛克

        

面对莉莉的邀请,郁臻欣然接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闲着也是闲着,也去看看日落帝国的上流舞会什么样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莉莉带着郁臻回到房间,地上的狼藉早已被收拾干净,整个房间焕然一新,莉莉打开衣柜,里面是满满都是各种各样的礼服,华丽又精致,随便一件的价值就能抵平民家一年的收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因为脸上的怨菌无法出门,但她和同龄人一样喜爱收集这些华丽的长裙,一件又一件,衣柜里都塞得满满当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喜欢哪一件儿?”莉莉从里面拿出一条白色巴洛克风格长裙,玫瑰花图案点缀,金色的蕾丝花边层层叠叠,异常华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怎么样?菲斯。”莉莉扬着小脸看她,眼中带着赤裸裸的讨好:“你喜欢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在精神上对郁臻依赖,唯恐郁臻离开又回到以前的日子,无法掌控郁臻,就只能尽力去讨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比您高。”郁臻脸上带着处事不惊的微笑:“这些衣服对我来说,太小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莉莉顶多一米六,身子骨又娇小,她的长裙郁臻根本穿不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怎办?”莉莉嘟着小嘴,略显苦恼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条华丽的长裙,工期少说也要一两个月,明天就是舞会,根本来不及做出来。 首发网址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城里倒是有现成的,但那些长裙都太过廉价,怕买回来菲斯会生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舞会的焦点应该是你,坎佩尔家族的嫡女千金。”郁臻纤细白嫩的手指划过一条条长裙,最终选定了一条米色长裙,胸口一排蝴蝶结点缀,袖口是喇叭蕾丝边,腰间点缀了一圈珍珠,熠熠生辉,裙摆上则是绣着一朵朵大丽花,花心点缀着流光溢彩的宝石,夸张又奢华非常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莉莉小姐,这条裙子非常适合你。”郁臻微微一笑:“你这样漂亮,就该光芒万丈,艳压其他的小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莉莉虽然年纪小,但同样有虚荣心,怎么会不希望自己成为舞会的焦点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更何况是第一次露相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的吗?”莉莉被郁臻哄得心花怒放,拿过长裙走到镜子前比了比,娇俏的道:“我听你的,菲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了,你脸上怨菌消失的事情,不要和别人说是我做的。”郁臻在莉莉疑惑不解的目光,柔声道:“我只想有个事情做,拿着我该拿的钱,平平淡淡的生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莉莉闻言,忙点头:“你放心吧,菲斯,我不会跟别人说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巴不得郁臻留下呢!



        

郁臻作为伯爵千金的陪同出场贵族舞会,自然也需要一件稍微体面一些的礼裙,她在城里找了一家成衣店,里面的礼裙琳琅满目,但使用的布料廉价,和莉莉绫罗绸缎做出来的裙子有云泥之别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无所谓,她根本不在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之前穿的也一直都是普通料子的衣服,拼夕夕九块九一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挑了一件暗红色到小腿的长裙,简简单单的没有点缀,也不需要裙撑,在其他一众繁琐的裙子里脱颖而出,直戳郁臻眼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失颜色,又不高调,非常适合郁臻现在的身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件多少钱?”郁臻问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件儿?”老板娘笑吟吟的走过来:“你要是拿的话,两个银币就够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成衣包含手工费,比买布料贵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普通人家会觉得昂贵,但郁臻刚从莉莉那里拿到了赏钱,两个银币,毛毛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将银币递给老板娘:“包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老板娘本以为郁臻还要讨价还价,没想到会这么干脆利落的交了钱,喜上眉梢的道:“您放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郁臻嗯了一声,在她打包的空隙间靠在门框往外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远远走来一队马队,为首的人骑着一匹黑马,身穿绫罗绸缎,胸口上别了一只镶满绿宝石的蛇形胸针,贵气逼人,长相英俊,威武不凡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长得和莉莉有几分相似,这应该就是莉莉的哥哥,坎佩尔家族的嫡长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洛克公子回来了。”老板娘凑过来,将包好的礼裙递给郁臻,望着洛克,神情憧憬:“听说洛克少爷与凯撒亲王交好,可不是谁都能入凯撒亲王的眼,真好啊,贵族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王爵是世袭制,平民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贵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马队渐渐消失在视线当中,郁臻才拿着礼裙往庄园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庄园,正好看到莉莉在迎接洛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洛克身材高大,在娇小的莉莉的面前宛若高山巨人,看到莉莉出来迎接自己,面露诧异,要知道他这个妹妹因为脸上的邪物,一直自卑的不敢出门,可现在竟然出房间迎接自己!



        

莉莉抱住洛克的粗壮的腰肢,扬起小脸,荡漾着纯真的笑容:“大哥!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对视的一瞬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洛克眼睛猛地一缩,不可置信的抚上莉莉的脸蛋:“你的脸如何好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睡一觉就好了。”莉莉声音娇娇:“你不高兴吗?我的脸好了,明天我可以和大哥一起参加舞会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高兴?



        

莉莉脸上的邪物消失,他当然高兴,如果莉莉死了,那么下一个死的,就是他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洛克如鹰般锐利的眼睛敏锐的捕捉到了莉莉脸上的那一丝心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上一次莉莉撒谎的时候,也会露出这种表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看来事情并不是像莉莉说的那样简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莉莉从洛克怀里探出头来,朝他身后看去,见到回来的郁臻,眼睛一亮,立刻松开哥哥蹦蹦跳跳的跑到郁臻面前:“菲斯,你回来了,挑好你喜欢的礼裙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郁臻微微颔首,嘴角含笑:“挑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太好了!”莉莉牵着郁臻的手走到洛克面前,介绍道:“大哥,这是菲斯,是我的女仆,菲斯,这是我大哥,洛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郁臻礼貌的问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洛克则是一言不发,用一种审视目光打量着郁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,表面看起来无辜又天真,实际上阴暗又扭曲,平民,奴隶,在她眼里只是下贱的猪,想打就打想骂就骂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不会对一名女仆如此和颜悦色,还夹杂着几分讨好的神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更何况还是这样漂亮的异国女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莉莉的上一个女仆,也同样漂亮,绯色的长发,雪白的皮肤,眼睛水汪汪如同小鹿一般惹人怜爱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就是这样惹人怜爱的女孩,最后的下场确实被嫉妒发疯的莉莉生生的剥了脸!



        

洛克的眼神暗了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过了好半天,他才淡淡的嗯了一声,吩咐道:“好好照顾小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听您的,洛克少爷。”郁臻微微低下头,垂着眼眸,低眉顺眼的模样让谁看了都忍不住怜惜一番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洛克摸了摸妹妹的头,哄道:“去吧,去玩吧,明天就是舞会,第一次露相,好好准备准备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莉莉乖乖点头,牵着郁臻的手,蹦蹦跳跳的离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二人身影彻底消失,洛克才将管家叫出来,他背着手,不怒自威,看的约翰心里直打凸,他问:“这个叫菲斯的女人,从哪里来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从下面的城里招来的。”管家兢兢战战的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少爷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事。”洛克见问不出什么东西,心烦意乱的摆摆手:“下去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管家如蒙大赦,立刻颠颠的点头:“好的少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天的行程,让洛克疲惫不堪,加上又突然出现了个来历不明的女人,他感觉更疲惫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捏了捏鼻梁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父亲,何时才能回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郁臻有小姐的宠爱,吃穿用度基本和莉莉同等级,绝对是独一份儿的存在,不由得让其他仆人心生羡慕嫉妒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她们也不敢得罪郁臻,到时候万一让小姐知道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可就完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夜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郁臻坐在庭院里乘凉,在月光下赏花,群花娇艳欲滴,芬芳铺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来到这里已经三天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外面的时间过了多久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世界和世界的流速不同,也许外面只过了一天,又或是一个小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别的也就算了,她最担心的就是宋晨的情况如何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正想的出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身后忽然想起轻微的脚步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郁臻回过神来,扭头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洛克穿着黑色睡袍朝这边走来,半敞着胸怀,在皎洁的月光下,健壮的肌肉看的一清二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郁臻站起身:“洛克少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洛克淡淡的瞥了她一眼:“你叫菲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,少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名字不错。”洛克坐到她面前,漆黑深邃的眸子审视着郁臻,冷冷的问:“异国女人,在日落帝国可不常见,你来坎佩尔家族,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面对洛克的质问,郁臻脸上依旧挂着波澜不惊的浅笑:“我不过是想找个地方生活罢了,这里能给我钱,比别的地方都要多,我为什么不来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洛克想要从她脸上找出一丝撒谎的痕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郁臻太淡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什么都没能看得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四目相对,对方的冷静和沉着,让他惊讶,让他更加不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洛克沉声:“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,如果你敢觊觎坎佩尔家族,我会把你的头挂在城楼上警示众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