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蓄意攻陷 > 第288章 有点被宠到
夜间

第288章 有点被宠到

        

晚饭丰盛,两人都没吃多少,剩了不少菜,悉数喂了垃圾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叫棠意礼去床上躺着,把她当成了病号照顾,自己收拾厨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切整理完毕,荀朗从浴室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难得乖巧,在他掀开被子进来的时候,迎身上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手上稍稍用力,就将人拽进了怀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窝在荀朗的颈肩,深深浅浅呼吸,可能是换了沐浴露的缘故,今天的荀朗身上带着薄雪积霜的气息,偏凉偏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闭上了眼,酝酿睡意的同时,问她:“那里还难受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摇摇头,“早就不难受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已经是荀朗第三次道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无由来的,棠意礼觉得鼻子发酸,她总是能轻而易举地从荀朗这里得到“对不起”,他总是让着她,宠着她,可她从没想过,荀朗会不会委屈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来例假的人就是这样,睡了一天,好像怎么都不够睡,这会,她又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无聊地抠了抠荀朗人鱼线,摸到家居裤的裤腰,便不再前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百无聊赖地玩,荀朗放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她掉入睡眠秘境之前,喃喃开口:“过几年,咱们再要孩子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低头看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又重复了一遍:“荀朗,你叫我们的宝宝别着急,让他晚来几年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撒娇,并不是刻意为之的招式,却总有说服男人的奇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笑了一下,“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一起睡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天的不愉快留在今天,因为明天,还有新的不愉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果然,棠意礼半夜发起烧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起初,荀朗做梦,梦见怀里抱个小火炉,越来越热,越来越热,直接把他热醒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开了小夜灯,都没把人弄醒,他拿额温枪一量,39.4℃,是高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出去打电话,大半夜三点,叫来了翟府的家庭医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番折腾,医生说就是普通感冒,吃家里现成的药就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这才放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医生走了,按照医嘱,荀朗拿来药,把迷迷糊糊的棠意礼扶起来,哄着她吃药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半睁着眼,问:“是林也来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林也?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有点没懂,“什么林也?刚刚来的是方医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知道方医生,他住在翟府,二十四小时待命,是为翟庆鹏服务的私人医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……我听见你们说翟府,以为是林也来了。”棠意礼往荀朗怀里钻了钻,闷头委屈地说:“我以为,你要和西门庆联手毒死我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潘金莲·荀朗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发烧生病的人,脑子不清醒,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都冒了出来,荀朗哭笑不得,对棠意礼的心疼又多了几分,白天的疲惫和低落,也被她病了一场,给搅得只剩一腔温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轻声哄着棠意礼吃了药,把她安顿回枕头上,苍白的小脸,陷在乱蓬蓬的黑发中,病气给这副明艳的五官,添了楚楚可怜的娇美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回到床上,把人再次拥入怀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黎明前的最后时刻,卧室里的黑暗,层层叠叠,如荀朗的眸色一般深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上面发烧,下面流血,就这么熬了七天,荀朗细心照顾了七天,棠意礼的病,终于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走出家门,她恍然察觉外头变了天色,明晃晃的日头,已经有了初夏的热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早上出门,荀朗叫她穿长袖,套风衣,多穿点以防再次感冒,可到了公司没一会儿,棠意礼的衬衣袖子已经卷起来了,可还是觉得热得烦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公司的事情,落下了不少,文件在桌上推了一摞,棠意礼翻几页,就要找负责人对一下,头都不抬,时间一下到了中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打电话来,说叫人给她送了午餐,就在楼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送餐上门的服务,着实让人意外,棠意礼叫辛欣去接,哪知道直接带上来一个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少奶奶,我是翟府厨房的老许,少爷叫我以后每天给您送午饭,您看您明天想吃点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叮,您的专属点菜系统,上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对荀朗的安排,不得不说,有点被宠到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时想不到明天吃什么,棠意礼便留下了老许的联系方式,说微信里联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老许告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打开四个保温盒,再一次惊叹于翟府的高门大户,真是滋润呢,那么远送餐过来,竟然菜还滚烫,连清炒的小油菜,都泛着刚出锅的翠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边吃边跟荀朗汇报,“之前去西山吃饭,怎么没发现,那边的厨师,手艺好好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轻笑,说:“你喜欢吃就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一个乌鸡红枣汤,我最喜欢,甜甜的,红枣的味道,药味没有特别重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一口鸡汤一口米饭,吃了大半碗饭,出了一头的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生病的胃口,又吃回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聊了一会,听见荀朗那边有人来找,棠意礼看了眼时间,问:“你是不是要开始工作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:“那……晚上我再当面对你表示感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要怎么表示感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荀朗对棠意礼埋地这个钩子,展示了一些兴趣,棠意礼得逞般地笑,坚持关子卖到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晚上就知道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下午的工作,不比荀朗那种大总裁轻松,接待了两波客户后,还要亲自跑一趟代理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叫代理商规模不大,做事却很积极,为了找棠意礼,对方连续三天上门来找,可棠意礼生病,人没见着,今天棠意礼来上班了,为了表示歉意,决定亲自上门去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辛欣约的时间地点,两人一起坐车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去了之后,棠意礼才发现代理商的工作室,租在了一家高端商场的楼上,面积不小,很有大展拳脚的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跟那家老板聊得很投机,最后达成了初步意向,辛欣留下和对方秘书,核对细节,棠意礼先撤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闹市区的高楼大厦,都有一个通病,ABCD座,东南西北门,不熟的人,来了就转向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棠意礼也不知道自己是乘坐了哪部神奇电梯,抵达一楼,电梯门一开,映入眼帘的是商场的现场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