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812章 医馆闹事
夜间

第812章 医馆闹事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跟着宋淼淼在七哥城内七扭八拐,最终才走到了一个看着有些古旧的小巷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宋四伯和小酒哥哥就住在这里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指着巷子尽头的那间屋子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小巷狭长而又幽深,最里面那间屋子像是被黑雾包裹,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眉头微微一蹙,这里的环境不太利于病人休养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四叔身体有疾,常年药不离口,也没有多余的银钱和精力来照顾宋小酒,所以早些年宋小酒在宋家负责当门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原本只是想将宋小酒接过来抚养,可宋小酒因为宋四叔的叮嘱不肯在宋家白吃白住,所以就跑去当门房,宋陶然不依的话,他就闹着要搬出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最后宋陶然还是勉强同意了,当时的宋家门庭冷落,当门房也算是一个轻省的活计,除了经常要拦住无理取闹的宋开诚父子外,宋小酒这个门房当的也算是轻松自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当了几年门房的宋小酒长大了,宋弘博的病情也越来越重,他想着已经有能力赚钱,所以就从宋家搬出来,和宋弘博同住在这小巷里,也好方便照顾贴身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和宋小酒从小一起长大,可以算作是青梅竹马,所以宋小酒离开后,宋淼淼经常来这里探望他和宋四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走在前面带着宋芜穿过小巷,停留在了宋四叔家门前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走到这里,身周的空气都带着湿意,发黄的门板角落上长满了青灰色的苔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砰砰!小酒哥哥,你在吗,我来看你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轻轻拍打起了木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直到她的手掌都酸软了,门内也没有一点动静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芜姐,小酒哥哥可能出去上工了。”宋淼淼放下手,迟疑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上工了,那宋四叔呢?他也不在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神情一顿,紧接着立马摇摇头,“不会的,就算宋小酒哥哥走了,宋四伯身体不好,一般情况他是不会离开家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她再次大力拍打起了木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四伯!四伯!你在吗?我是淼淼啊,四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眼睛一闪,直接散开神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墙之隔的屋子内并没有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淼淼,不用敲了,屋子里没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四伯他们去哪里了呀?”宋淼淼担忧地咬紧下唇,宋四伯的身体不好,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知道宋小酒在哪里上工吗?我们现在立马去看看。”宋芜心里闪过一个猜想,可又马上摇头否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神秘组织不久前才动过手,应该不会那么快就有行动,而且对方并不敢在西戈城内闹事,应该不是他们动的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拉起宋芜的手,就往巷外跑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从小就在西戈城长大,西戈城内的所有地方她闭着眼睛都能找到,再加上因为担心宋四伯他们,她用最快的速度带着宋芜来到了一家专门售卖玉雕的店门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玉雕殿外正站着一个虎头虎脑的青年,他看见宋淼淼眼睛一亮,欢快的凑上去问道:“淼淼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虎,小酒哥哥呢?他在里面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一边伸着脖子往店里看,一边焦急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大虎一摸后脑勺,“小酒啊,他请假了,说他爹生病了,已经两天没来了,你不知道呀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一听,拉着宋芜的手都用力了几分,“我,我不知道呀,他有没有说他去哪里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倒没说,不过如果不在家的话,我猜应该是去城南那家医馆了吧,之前他不是一直在那里给他爹拿药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大虎和小酒关系不错,所以对他们家的情况也比较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谢谢你,大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说完也不等大虎回答,就又拉着宋芜往城南的方向跑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大虎看着宋淼淼,头也不回的背影,小声道:“不,不用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宋芜此时被宋淼淼拉着走,心中在思索宋小酒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从刚才的所见所闻,宋芜知道宋家四房过的不算太好,应该说是宋家这几房中最差的一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最早,宋家这几房相差不大,直到后来宋四叔因为修炼出了岔子,落下了病根,所以才慢慢败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若是四房有宋家其余人帮衬,倒也能够度日,可宋四叔性格倔强,不肯接受宋陶然等人的资助,才会过得越来越潦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盘算着等迁族后,可以带着宋四叔回凌天宗让辛夷真人医治一番,就算不能除了病根,但至少也能让身体也能松快不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想着想着,宋淼淼就停了下来,宋芜抬眼一看原来是医馆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淼淼和宋芜正准备进去寻找宋小酒时,医馆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阵喧闹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救不了了,救不了了,你快把人带走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错,以后别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夫,你行行好吧,你救救我爹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跟你说人已经没救了,救不了了,你还是走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夫!大夫!我求求你,你试一试,你再试一下,一定能有办法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跟你说救不了,救不了,你这人是听不懂话吗,滚滚滚,带着这个病秧子滚出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爹!你醒醒啊,爹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医馆大门,几个高大的人影正往外推搡着一个瘦弱的青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青年一边往医馆内挤,一边大声呼唤,满脸泪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青年的声音太大,医馆内不少人正不悦地看着他,脸上尽是嫌恶之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声好气跟你说你不听,非要搅得这里不得安宁,既然这样,那不用多言,给我把他给我扔出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医馆内的管事见势不妙,怕引起众怒,直接吩咐起门仆,打算将人扔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