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808章 奇怪的凤四
夜间

第808章 奇怪的凤四

        

烈连城作为绯闻事件的当事人之一,听到戚若玉要离开,先是一喜,然后又是一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里离炎火派路途遥远,你独自回去,恐遭意外,邵阳,你保护戚若玉一同离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了,我可以坐有宝斋的客船回去。”戚若玉摇头拒绝,她不知道烈连城与宋芜厉青他们究竟要谋划什么,可她也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他们的计划发生变故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向来不喜欢麻烦别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烈连城没有说话,而是目含压迫感地看着邵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邵阳本就无所谓离开还是呆在这里,现在被烈连城这么一警告,当即表示一定会护送戚师姐安全到达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戚若玉见烈连城态度强硬,也就没再拒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知道烈连城这样做并不是因为对她有其他感情,而是出于同门的情谊,再加上她身份特殊,这才格外关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临走之前,戚若玉将自己以前炼制的灵丹都交给了烈连城,希望能够帮助他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后又悄悄叫走凤四,交给了他一个白色的玉瓶,同邵阳一同踏上了回炎火派的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另一边凤四胀红着脸,刚走回到房间外,就被阮飞雁和石磊两人堵在了门口。 记住网址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想干嘛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玉瓶,一边用警惕地目光打量二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两人出现在这里绝对是不安好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嘿嘿,那个戚美人交给你的东西里面装着什么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阮飞雁好奇地打量着凤四的手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戚美人不是喜欢烈连城吗?怎么又单独把凤四叫去了?

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是觉得既然烈连城那边可能性不大,又见凤四长得白净,就…嘿嘿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恶不恶心啊,戚道友清心寡欲,没你想的那么龌龊,放开,我要回房间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一看阮飞雁的表情,就知道对方想的什么,当即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的打算从两人中间走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阮飞雁哪能轻易放凤四离开,她伸出一只胳膊拦住凤四,扭头对石磊道:“帮我把他摁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就还非得看看这玉瓶中到底装的是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石磊冲凤四摇了摇头,然后如猛虎下山向他扑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,我这也是逼不得已,你可别怪我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阮飞雁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铁青着脸,一边向后闪躲,一边赶忙将玉瓶放进储物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玉瓶消失,他这才松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阮飞雁和石磊终于按住凤四时,他的东西早就收起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没有凤四这个主人的同意,谁也别想取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切~”阮飞雁没趣地松开手,“凤四你也太小气了吧,让我看看怎么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一边整理凌乱的衣襟,一边狠狠瞪了阮飞雁一眼,“这是我的东西,谁允许你看了,你要看你就去看石磊的,别来烦我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罢,他气冲冲地冲进了房间,用力的关上了房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阮飞雁看着莫名奇妙生气的凤四,疑惑地眨眨眼,“我,我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之前和凤四在来的路上,不一直都这样的吗,怎么现在就生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能是戚师姐给他的东西真的很机密,不方便见人吧。”石磊猜测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石磊这么一说,阮飞雁就更好奇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凤四摆明了是不让她知道,她在门口抓耳挠腮一阵之后,只得无奈作罢,跟着石磊去逛街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门内,凤四察觉阮飞雁和石磊两人的气息越来越远,这才重重吐出一口气,将玉瓶取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拔掉玉塞,凤四将瓶口放置掌心,倒出了五颗绿色的小药丸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这其貌不扬的丹药,凤四取出一颗,将其塞入了口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丹药入喉,便化作一团灵力,消失在他体内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静静感受了一会儿,召出水镜,打量镜面中的人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过了半晌,他摸摸下巴,有些不确定地想,好像是黑了些,不过不太明显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一咬牙,将剩下的四颗一起塞进了嘴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三日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厉青等人站在凤四的房间外,一脸严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阮飞雁指着房间道:“凤四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出过门了,我叫他他也不应,我怀疑他是不是也像我上次那样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阮飞雁自从上次莫名其妙着了道后,就十分警惕,现在见凤四好几天没出房间,不由联想到上次的遭遇,就急吼吼地将其余人都唤了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厉青看着房门紧闭的房间,没有立马破门而入,走上前拍了拍房门,“凤四,凤四,凤四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连喊三声,这里面也没传来回答,厉青眉头一拧,正欲抬脚踢开房门,门内就传来了凤四惊慌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,我在呢,我没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醒着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门外几人面面相觑,既然他在为什么一直不出房间,而且刚才喊他也一直没回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定有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你在,那你把房间打开,我们有事要和你说。”厉青沉声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,我不方便,改日再说吧。”说完,凤四自己都觉得这话有点勉强,又补充道,“要不然你们现在在门外告诉我也可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懊悔地捂住嘴,他在说什么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都听到这里了,厉青他们更觉得凤四出了问题,当即不再犹豫,厉青一个抬腿直接将房门踹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人鱼龙而入,第一眼并没有看到凤四,他们心中一慌,刚准备寻找,就看见床上那团突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凤四,是你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厉青看着藏身在被子之下的人影,面容冷峻,一只手摸向了身后的刀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我,我不舒服,我们改天再聚吧。”沉闷的声音从被子中传了出来,与凤四一模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厉青手一滞,冲众人使了个眼色,嘴上道:“好,我们先离开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就是细碎的脚步声响起,然后房门被关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用神识一扫,确认众人不在,这才掀起被子,露出头来,下一刻,神情一僵,在他身前,正站着一排人,目光灼灼地看着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不是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走了吗?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悲痛欲绝,刚要质问,阮飞雁尖叫一声,冲到他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“凤四,你中毒了,你不知道吗,走,我们快去医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着,阮飞雁就将凤四往床下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身体僵硬,一边挣脱,一边小声道:“我没有中毒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没有中毒?不可能!凤四你自己看不到,我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你现在黑得就跟炭似的,一定是中毒了,你别逞强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凤四看着被阮飞雁拉着的黑黝黝的手臂,苦笑一声,“我能看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