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782章 磕头道歉
夜间

第782章 磕头道歉

        

公仪英向来就是一个外冷心热的人,多年的寒毒让她习惯了用坚强的伪装来保护自己,但她的内里总会因为别人的靠近而变得柔软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路上司马洛没少给她找麻烦,可她仍记得对方在天机堂对她亲近的模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收到消息时还准备冲过来,好好将司马洛教训一通,可现在她只想把欺负司马洛的人给好好教训一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难得地对司马洛柔和一笑,算是安抚,转头脸上就挂满了冰霜,一步一步逼近八字胡修士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八字胡修士的喊叫声早已因为公仪英的出现而堵在喉咙里,他战战兢兢地看着公仪英靠近,脚不住后退,声厉内荏道:“你,你想做什么?黎城内不准修士斗法,你不要再过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既然知道,为何还要明知故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公仪英盯着八字胡的手掌,语气嘲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若不是这一条规矩,他的手也别想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我又没说真的动手,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他。”八字胡修士被公仪英的这一眼看得腿软,原先被怒气占据的识海,逐渐恢复清明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,他都做了些什么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吓唬?我倒是没看出来,你过去给他磕头道歉,他要是原谅了你,我就放你走。” 首发网址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八字胡修士脸色倏地苍白,不敢置信地看着公仪英,“磕头道歉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错。”公仪英对司马洛勾勾手指,司马洛就立即屁颠儿颠儿地站在了公仪英旁边,对她讨好地笑着,他的眼睛还泛着水光,就像一条湿漉漉的小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公仪英甚至生出一种想揉揉他狗头的想法,她急忙收敛心神,咄咄逼人地看着八字胡修士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我…士可杀不可辱,我可以道歉,但跪下磕头绝对不可能。”八字胡修士大义凛然地握紧了拳,心中却是犹如擂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若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恐怕现在早就已经跪下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赌徒,他赌钱,赌灵翡,现在赌命,赌这个女人这也是在吓唬他,赌她不敢真的动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围观的众人在看见八字胡修士微红的眼眶和颤颤巍巍的身驱时,心中不由生起怜悯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仙子,算了吧,他也没对那个小傻…小兄弟做出什么事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是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呀,只不过是一点小事,何必喊打喊杀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的劝说令八字胡修士有些佝偻的腰板儿都微微挺了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司马洛也小声在公仪英耳朵旁嘀咕道:“算了吧,公仪师姐,我也没吃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司马洛也分得了轻重,现在这个情况要是再动手很容易引起众怒,而且还会触犯黎城的规矩,得不偿失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公仪英的目光一直锁在八字胡修士身上,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,暴虐的浪潮在眼中翻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跪?好,那我就来帮你一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公仪英的话音一落,司马洛就觉得不好,根本来不及阻止,就听到了清脆的骨裂声响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八字胡修士双膝瞬间多了两个血洞,他惨叫一声,身体立马跪倒在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下跪的动作触及到了膝盖的伤口,令他再次发出渗人的惨叫声,鲜红的血液从他膝盖下方缓缓流出,与地面细碎的红翡交织在一起,将其染得更为红润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没想到公仪英居然二话不说直接动了手,脸色也难看起来,还有人已经掏出了护身法宝,气氛瞬间凝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司马洛见状,也将手摸向储物袋,公仪英的脾性暴戾到令他都为之咂舌,可对方是她师姐,而且这还是在为他出头,他怎么也不能让公仪英被其他人给欺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是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清朗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,众人被分散了注意,没看见公仪英的气势如遇阳的寒光快速消融,贝齿轻轻咬紧下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公仪师姐,好久不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公仪英眸光一闪,从储物袋中取出火云伞,转身将火云伞的伞尖对准来人的咽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哗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围观的众人一阵骚动,这女人怎么见人就打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正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时,被伞尖指着的男人微微一笑,将自己的咽喉往伞尖下又进近了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只是公仪英轻轻一动,那伞尖就能穿过男人脆弱的咽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火云伞开始微微颤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,去哪里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公仪英望着洛州英俊的脸庞,心中又酸又涩,她已经离不开他了,可他却像是游戏人间的仙人,随时都能抽手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何其不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目光落在伞尖,只需要往前一送,洛州就再也不能离开她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目露挣扎,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动容的哀伤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去寻找一个答案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找到了吗?”公仪英的声线有些不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洛州仿佛没有看出公仪英的挣扎,他看着她,伸出手,露出一个能让人溺毙在其中的笑容,“我找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公仪英怔怔地看着他,放下火云伞,扑到了洛州怀里,熟悉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流着泪,握紧火云伞,心道,不管洛州是不是这一次是不是又在骗她,她都愿意相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她仅存的温暖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司马洛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,白眼儿都快翻上了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还以为公仪师姐终于可以甩脱那个心思深沉的洛州,没想到这人居然要回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不用想都能知道,公仪师姐恐怕之后也不会离开洛州了,真是晦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围观的众人看着突然抱在一起的两人,面色既尴尬又带着古怪,刚刚剑拔怒张的气氛,因为这一抱彻底消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现在好像能理解这个女人为什么喜怒无常了,这是受了情伤啊,现在情人一回来,这不整个人都温婉了许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原先想替八字胡修士出头,也只不过是因为气氛渲染到那里了,可现在那种气氛被打破众人提着的那股劲儿也松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起来也得怪那个八字胡修士输了还耍赖,被人教训了也是活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大家对视一眼之后,干脆散了,这种甜甜蜜蜜的爱情戏,他们可不感兴趣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司马洛看了看还抱在一起的两人,低声骂了几句,将注意力放在已经昏厥了的八字胡修士身上,摸了摸下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一会儿是将这人直接扔在这里还是拖到医馆去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兄弟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