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462章 逼问周婉儿
夜间

第462章 逼问周婉儿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虎叔,你拦不住我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沐白虽然惊讶于许大虎的实力,然而他却并没有太过紧张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近五年的时间,他也从未停止过修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沐白面色平静,眼中瞳孔竖成直线,散发着淡金色的光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向前一踏,右手握拳向前狠狠一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轰的一声巨响,一道强劲的拳风便脱体而出,向着许大虎奔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拳风所过之处,空间都产生了隐隐的扭曲,泛着不明显的波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大虎心神一凛,只觉一股奇异之力扑面而来,让他浑身颤栗隐隐有一种肉身崩溃之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大虎大惊,身形后退与拳风拉开距离,与此同时他两手交叉,大量灵力汇聚在掌心之中,然后向前一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两道交叉在一起的爪痕凭空出现,呼啸而去,仿佛要撕裂世间万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轰隆隆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拳风与爪痕交汇在一起,形成惊天巨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地面更是疯狂震动,原本被击飞后落在地面上的碎石,也重新跳动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余波散开,凌厉的劲风肆意舞动,许大虎不得不以手掩面,再次向后退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到声音消失,地面恢复平静,许大虎凝神看向许沐白刚才站立的方向,却发现那里早就空无一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大虎瞳孔一缩,大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少家主刚刚那一拳只是为了瞒过自己,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趁机跑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臭小子倒真是让人刮目相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大虎身侧,一个人影缓缓浮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家主。”许大虎收敛起气势,犹如一个普通管家一般,躬身行礼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茂山看着满院的狼藉,眼中尽是满意之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沐白和许大虎搞出的动静这么大,他自然不可能听不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是故意没露面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想看看这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儿子到底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如今一看,果然没令他失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家主,少家主他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大虎开口想要替许沐白求情,却被许茂山伸手阻拦:“他既然执意做出此事,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,等他回来再做定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茂山原本是可以阻止许沐白离开的,但他觉得这恐怕是一个打破父子二人之间僵硬关系的契机,所以他没有出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也不怕许沐白跑了,毕竟宋芜还在这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许大虎应了一声,垂下头去,掩饰住自己目光中的担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

与君欢,二楼包间,落针可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文聪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从鬓角边滑落,然而他却根本顾不上擦,他惊惧地看着宋芜,脸上全是迷茫和惶恐之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礼乐的状况比他好不到哪里去,他微张着嘴想说点什么却根本发不出声音,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,连抬动一下也无能为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此时都有一种此命休矣的感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宋,宋妹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婉儿担心地看看周礼乐,又看看许文聪,讷讷叫了宋芜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只不过是晃了一下神,怎么这气氛突然变成这样了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许文聪啊许文聪,我还以为你千方百计的把我叫出来,是想说什么呢,没想到啊,呵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说着自己都被气笑了,忍不住抚掌道:“啪啪啪,也难为你牺牲这么多,原来却都是为我好呀,那我之前可真是错怪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的掌声像是一记记重锤,敲打在了许文聪的心脏上,让他心口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,整张脸也忍不住扭曲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,啊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身上的威压,许文聪连叫都不能大声叫出来,只能从嗓子里溢出几声呻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疼,好疼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是肉体上的疼,而是灵魂深处传来的疼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许文聪自从小时候被许沐白打了那一顿之后,便再也没有受过这样的疼痛,眼眶里都有着隐隐水光,似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礼乐见到许文聪的模样,瞳孔剧烈晃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没有说什么吧,为何这个宋芜居然就要对他们出手?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也太凶残了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周礼乐看向宋芜的眼神里都带了一丝惧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宋妹妹,文聪是许大少的弟弟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婉儿并没有听到许文聪对宋芜说的什么话,也不知道两人起冲突的原因,她只知道许文聪现在很难受,快支撑不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她壮着胆子对宋芜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将目光落在周婉儿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婉儿很白,白得可以透过她的肌肤看到底下青色的血管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此时的她微微蹙着眉,脸上全是担忧之色,看起来就像是那易碎的白玉瓶,只想让人将其放在最安稳的位置好好呵护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可以看出来她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是毫不知情的,对于这样的病美人,宋芜倒是不会恶语相向,尽管这事是因她而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喜欢我大师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直白的话,令周婉儿这表情多了一丝生气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似是误会这是宋芜的挑衅,语气带着坚定:“是,我喜欢他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喜欢得可以豁出性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撩起眼皮,想象了一下周婉儿和大师兄站在一起的场景,不知为何,她居然觉得有种莫名的般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从今日之事来看,大师兄显然是对这个周婉儿没意思的,她还是不要掺和在两人的事中间,虽然她已经被牵连进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认识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问出了第二个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婉儿没有想到,宋芜在她表明自己心意后没有做出什么反应,反而抛出了下一个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,周婉儿点点头:“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之后周婉儿就后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果然,宋芜立马追问道:“你怎么认识我的?我昨日刚来虎头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婉儿都不知道今天会和自己见面,必定也不是这个周礼乐告诉她的,那她是从哪里得知的?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婉儿咬咬自己的下唇,偏过头,没有回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一直派人盯着许家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的目光犹如实质刺向周婉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旁的许文聪悄悄停止了呻吟,将耳朵支起,他也想知道这个答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婉儿感受到了那让人遍体深寒的视线,急忙摇头道:“我没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从未派人去关注过许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要是被宋芜和许文聪误会了,那她之后更没脸再见许沐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没有?”宋芜心思急转,将自己进城之后发生的事迅速回想一遍,然后恍然道,“那家叫云裳阁的店是你们家的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婉儿震惊地抬起了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云裳阁便是七娘负责的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只不过几句话,宋芜就猜出来了,周婉儿苦笑一声:“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