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403章 桥
夜间

第403章 桥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掐诀打在玉瓶上,玉瓶中的钟乳灵水汨汨流出,被宋芜凝成一团巨大水球漂浮在半空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次在阳光的照射下,钟乳灵水更是显得流光溢彩,十分夺目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浓郁的灵气充斥在结界内,让他们全身的毛孔都像是被打开了一样,浑身舒畅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是何物?”最为稳重的向笛也不由得惊讶出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钟乳灵水。”宋芜答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其余人露出恍然之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钟乳灵水在云梦界的名气不小,其余人也曾听闻过这个在云梦界堪称万能的灵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这眼前这团钟乳灵水比他们听闻的功能更厉害,想必是因为在这上古秘境中历时太久,已经提炼出了精华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果然是好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眼里闪烁着精芒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将钟乳灵水单独弄出拳头大小的,塞在最边上那个玉瓶中。 首发网址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剩下的就平均分成五份装入剩下的五个玉瓶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面前的钟乳灵水装好之后,宋芜屈指一弹,六个玉瓶就各自落在了所有人面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看着面前的那个玉瓶呆了呆,然后伸出爪子茫然地指了指自己:“吱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给我的?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点点头,见者有份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何况之后还有需要倚仗这只松果鼠的地方,现在先将给它吃颗甜枣,之后才能更好的使唤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松果鼠所分到的钟乳灵水数量比他们可差远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一点也不介意啊!



        

它就没想过还有它的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宋芜的话之后,它激动地原地翻了个跟头,然后将玉瓶抱在怀里,用自己的兽头使劲往上面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它没有进去,也没帮上什么忙,能分到这一点它都很满足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高兴了,其余四人看着面前的玉瓶却没人动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东西可是宋芜自己一个人拿得,他们也不好意思收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没有先动手的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将自己的面前的那个玉瓶再重新放回储物袋,然后笑着看向他们:“大家都收起来吧,之后如果你们发现了什么,我们还是按照这样来分,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向笛和燕南没有意见,正欲点头答应,尤娇娇此时却站了出来:“不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疑惑地看过去,就见尤娇娇微红着脸着玉瓶往前一推道:“我在这秘境中帮不上忙,还要拖大家的后腿,所以不能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尤娇娇只是早年被红蝶真人宠得有些不知世事,可现在她已经有了明辨是非,独自判断的能力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能同宋芜他们一起进入这个秘境,是因为宋芜和她是好朋友,然后愿意拉她一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嘴上不说,其实心里是很感激宋芜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这个名额很珍贵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她能够心安理得接受宋芜的名额,却不能心安理得接受宋芜冒着生命危险才取来的宝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解千愁也上前一步,将他身前的玉瓶给推了回去,意思不言而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一怔,她是将尤娇娇和解千愁看作朋友,所以没有想那么多,现在想来是有些不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在这秘境中注定的是她和二师兄,三师兄会出力更多,现在将东西均分暂时不会没有什么问题,可越往后就越容易引发矛盾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没有多说,将尤娇娇和解千愁面前的玉瓶收了回来,然后拔出瓶塞取出了一半的钟乳灵水,这才重新将玉瓶推了回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是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尤娇娇还未完,宋芜就道:“我退一步你们也得退一步了,再说我们之间无需计较太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的态度很坚决,尤娇娇和解千愁还是收下了玉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还打算将取出的钟乳灵水再分给向笛和燕南,他们看出宋芜的打算,立马将身前的玉瓶给收怀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开玩笑,尤娇娇和解千愁都不好意思多要,他们俩个作为师兄难道还敢多要不成,回去被师父知道了,肯定又得被收拾一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也不勉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想了想,将这多出来的钟乳灵水单独收好,等回去之后还可以孝敬给师父他老人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将东西分好之后,宋芜将结界撤了,五人一鼠继续沿着河岸行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次松果鼠不再像之前那样不情不愿,而是精神抖擞,恨不得蹦着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它到底还是忌惮河中的怪鱼,所以走起路来要跳不跳,看着十分有趣,连解千愁嘴角都多了抹笑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条大河不知是从哪里开始,又是到哪里结束,宋芜他们沿着河岸走了好几日,依然望不到河的尽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向笛突然叫住了他们:“前面那条大河中间好像有一座桥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向笛说这话时语气也不太确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神识探查的范围在这秘境中被压缩了不少,只隐约“看”到前面有一个庞然大物立在两河之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早和他们说了,要是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需要说出来,让大家先做好准备,毕竟这秘境中什么都可能发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有了防备也好面对危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特别还带着尤娇娇和解千愁,更需小心才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向笛说前面有一座桥,宋芜精神一振:“我们走近点去看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向笛也是这个意思,所以他们接下来行走更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好在这路上风平浪静,什么变故也没有发生,等走近了,不需向笛提醒,他们都看见了有一道巨大的黑影横跨长河,在天际若隐若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像真的是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燕南激动地叫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几日一直沿着河岸行走,见到的景色都是一模一样,他都看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出现了一个没有见过的东西,一下就将他的精神给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有人都不由得加快了步伐,那座大桥也逐渐向他们揭开了面纱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有人在看清大桥的真面目时,瞪大了双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条不知尽头的河流已是十分壮阔,可在它之上伫立这座大桥更是雄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大桥下面,他们只觉自己的存在无比渺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座大桥说是桥,倒不如说是块巨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它不知是由什么精石形成,浑然一体,看不出丝毫拼接打磨的痕迹,就像是将一块原石放在了河面之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宋芜他们完全想象不到什么样的精石能够大到横跨长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走到这座石桥面前,他们仰头望去,这座石桥直入云端,望不到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燕南磕磕巴巴道:“这,这是桥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现在好像有些不确定了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