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399章 岩洞
夜间

第399章 岩洞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啊,你要临阵脱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尤娇娇立马就从宋芜身后探出脑袋指着松果鼠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急了,两只前爪一阵乱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吱吱吱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我不是,我没有,你瞎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事实摆在眼前,众人都用诡异的目光盯着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尾巴一翘,将自己的后腿重新缩了回来,昂首挺胸的就往前面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它松果鼠大爷什么都不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自己觉得走得十分有气势,可谓雄赳赳气昂昂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落在宋芜他们眼里,却是缩头缩脑,左顾右盼,每走一步都要担心好一会儿,才肯落下第二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他们也没有拆穿,万一等一会儿真把松果鼠给惹恼了,它跑回去了,那从哪里再找一个这么好哄的向导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众人十分配合的做出了敬仰的神情,那松果鼠更是得意,将之前害怕都给抛在了脑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知道了河中有怪鱼,这次他们在河岸边行走更加小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后河中的怪鱼又出来袭击了他们两次,只不过这次他们早有准备,都躲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次害怕,两次紧张,等第三次连松果鼠都消除了对怪鱼的畏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怪鱼只能在河内游动,不能上岸,只要他们躲得快,对他们就没有威胁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行走了一段路后,松果鼠突然停了下来,然后动了动鼻头,露出陶醉之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看了看前面的那几处岩洞,看来松果鼠应该是发现了那里面藏的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闻到什么好东西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燕南凑在松果鼠旁边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松果鼠双眼微眯,像是没有听到燕南的问话,还在那里出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嘿!”燕南玩心一起,一巴掌拍在松果鼠背上,想吓它一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吱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果然被吓到了,只不过它没有想像燕南想的那样被吓得原地跳动,而是身后尾巴猛地一甩,一下就将站在它身后的燕南给抽飞出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哎哟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燕南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,就被这一尾巴给抽在了腰上,整个人倒飞出去,最后被向笛给抓住才停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抽了抽嘴角,只想说一句活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只是看着脾气好,但它的实力也不容小觑,不然也不能占据那么大一片山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燕南居然还想着在背后给它开玩笑,现在得到教训了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燕南捂着自己的腰也十分后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幸好松果鼠最后应该收了力,不然他现在应该也只能趴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经历刚才的插曲也总算是回过神,它一点也没有因为刚刚对燕南动手而产生歉意,而是用右爪指着前方的岩洞,疯狂地晃动尾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看就十分迫切的模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定有好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几人对视了一眼,就跟着松果鼠往前方的岩洞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本他们离的比较远,还没能发现异常,可当他们走近之后都微微睁大了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里的灵气变稀薄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若是放在平时,可能不会有这么强的感应,可当他们从灵气极为浓郁的地方走过来,那差别就很大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看向那个黑黢黢的岩洞,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吸收灵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在快要走到岩洞洞口时也停了下来,有些犹豫,对着宋芜他们又是一顿比划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里面有危险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向笛算是和灵兽打了最多交道,所以大概猜出了松果鼠想要表达的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点点兽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里面有让它畏惧的气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骨子里的压迫感让它不敢闯进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向笛也为难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果鼠的修为大概是在介于金丹中期到金丹后期,连它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,那得是什么修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这时突然站了出来:“我先进去看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行!”其余四人异口同声地制止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里面谁也不清楚情况,让宋芜进去,那就是在让她以身犯险,几人自然不会同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是我去吧。”向笛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解释道:“我有飞燕步在,是我们中身法最好的人,就算是逃跑也是最快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这个说法有理有据,众人一时找不到该从哪个地方反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人不开口,宋芜就当他们默认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宋芜就站在岩洞口对几人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是真的有分寸,然而向笛他们却觉得宋芜是在安慰他们,只能压抑住担心,对她点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对他们笑了笑,然后转身走进了岩洞之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走进洞口,就像是走进曲折弯曲的小道,这里伸手不见五指,没有一点光亮透进来,然而宋芜却走得极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再一次进入这个岩洞,宋芜的心情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紧张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黑暗更容易让人陷入回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前世进入这个岩洞前,她和郎子玉就发生过激烈的冲突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个时候的他们初来秘境什么也不知道,在经过河岸时没有防备,结果为了救乐无双,他们几人都负了伤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受了伤的他们不敢在河岸停留,就想找一个地方休息,然后便看中了这个岩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当然是无极宗的人看中了这个岩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觉得这个岩洞不知深浅,里面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东西,所以便反驳了他们的提议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无极宗人多,再加上乐无双又是站在他们一边的,宋芜并没有话语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当时宋芜和乐无双还没有撕破脸,为了乐无双,宋芜还是同他们一起进入了这个岩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后来发生的事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冷笑一声,这一次离了她不知道无极宗那些人进入岩洞之后,还会不会像上次那么好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将自己将回忆中抽离出来,继续往岩洞深处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

另一边的郎子玉此时已经不用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乐无双还在哭哭啼啼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夏一安一边捂着头上的伤口,一边瞪着乐无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甘俞正在安抚下夏一安,可看起来根本没有用处,反而让她的怒火更加高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姜绅只是默不作声地靠在一棵树上,好像眼前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毫无关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郎子玉深吸一口气,对乐无双道:“别哭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里的寒意让乐无双哭声一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了,伤口不大,先包扎吧。”郎子玉对夏一安说话时放柔了声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刚刚遇到袭击,他没有保护好夏一安,心中对她还是有点歉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