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266章 宫一鸣
夜间

第266章 宫一鸣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只觉得眼前一闪,一阵熟悉的眩晕感袭来,再次睁眼时,她脸上的喜悦都快压制不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太清楚这种感觉了,他们这是被传送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居然真的触发了这个法传法阵的条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扭头看去,旁边的厉青冲她扯了扯嘴角,然后两眼一闭,往后退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急忙去扶,此时一动却觉得四肢都传来如针扎般的疼痛,脚下不稳,被厉青带得一同摔倒在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嘶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倒在地上的宋芜倒吸一口凉气,心中却是暗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和厉青为了有和那个元婴修士有一战之力,都强行提升了自己的极限,现在两人的状况都极为糟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因为在雷霆世界中锻炼了肉体,现在还能勉强能支撑住,而厉青却因为身体不支,直接晕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缓了缓,慢慢从地上蹭起,先取出一枚蕴养身体的灵丹服下后,才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厉青的脉门,将神识探了进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片刻后,宋芜皱着眉将神识收了回来。 记住网址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厉青的状况比她更糟,体内的经脉像是被强行撑开过,虽然没有碎裂,但却是有着细密的裂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体内的灵力也几乎干涸,不过好在神识没有太大的损伤,多休息休息总能弥补回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这样说的依据是她身上有几枚能够修补经脉的灵丹,这些灵丹很贵重,但她愿意将它拿出来给厉青服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欠厉青的人情她还记着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取出一枚散发色淡淡灵光的灵丹,忍着肉痛,塞进了厉青的嘴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厉青在昏睡中警惕心也很高,宋芜刚将灵丹塞进去,厉青就嘴唇微张将灵丹吐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看着手中沾了一点可疑痕迹的灵丹,皱着眉继续将灵丹往厉青嘴里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这一次比较强势,她把灵丹塞进去之后便伸出手合住了厉青的下颌,不让他将灵丹吐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昏睡中的厉青有些委屈的皱了皱眉,还是将灵丹吞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这才松了一口气,只要服下灵丹,便会慢慢好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后她没有先去查看他们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,而是盘腿坐下消化体内剩余的灵丹的药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在沙漠之上便已经经历了那么多次危机,宋芜不让自己恢复到有一战之力,不肯轻易出去查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月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慢慢睁开眼,有机会她一定要再去天机堂一次,感谢无名真人的赠礼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无名真人是不是推测到了什么,给她准备的灵丹中有不少都是补充精血的,好像会知道她有这样一劫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又想起了无名真人曾经说过的那次天地巨变,宋芜摇了摇头,她现在面对一个元婴修士都狼狈不已,哪里有什么能力能阻止这场灾难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将这个想法暂时压制在心底,宋芜这才有时间去打量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一件密不透风的屋子,西周的墙壁上嵌了不少会发光的灵石,让屋子里面也没有光也能看清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之前便感觉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应该不是很大,却没想到如此狭小,连之前他们所在的那个大殿的十分之一都没有,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宋芜便看见了,在房间最前面的一座高台之上放了一个玉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心脏扑通一跳,难道那就是沙老怪的传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急忙深呼吸了几下,又默念了好几遍静心咒,迫使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现在还不知道沙老怪所设置的传送阵的触发条件到底是什么,所以对于这里摆放的玉简,她既心动又警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低头看向仍然在昏睡中的厉青,他的脸色已经比之前刚到这里的时候要红润些许,显然他的身体也在恢复中,不日便可醒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想了想,还是决定去查探一番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召出云梦壬水,宋芜一步一步地往高台上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直到走到高台面前,宋芜也没能遇到突然出现的攻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越是这样,宋芜越不敢大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高台之上一枚古朴的玉简静静的躺在那里,经历了岁月的沧桑,玉简的颜色已经有些发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看起来倒像是真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沉吟片刻,小心翼翼地分出了一小缕神识探入了玉简之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修士的神识一旦受到创伤,自己的本体也会受伤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担心这玉简之内设了什么陷阱,所以分割出一小缕神识进去,就算被攻击了,也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神识探入后,宋芜还没能看清里面记载的内容,便听到了一道桀骜的声音响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哈,天之娇子,欢迎欢迎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一怔,神识立刻在玉简中扫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看了,我早就死了,现在留下来的是我一道神识,只要有人进来,就会触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道声音仿佛知道宋芜在想什么出声解释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沙前辈?”宋芜小声叫道,心中却是惊疑不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道声音居然称呼她为天之骄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奇怪,奇怪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道声音应该真的是有人留下来的神识,所以他并没有回答宋吴的问题,而是接着说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你能通过传承法阵来到这里,那说明你也必定是云梦界百年难遇的奇才,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要颠覆你的认知,你一定要牢牢记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这才恍然,原来那座大阵的传送条件居然是根据修士的资质高低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沙老怪的判定要求是什么,但想必她和厉青都达到了对方的要求,所以才能传送进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到对方说他的话要颠覆自己的认知时,宋芜不知道为何突然汗毛耸立,一股不祥的预感由心间诞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首先让我来介绍一下我自己,想必现在外界都叫我沙老怪吧,其实我还挺喜欢这个称呼的,但我并不是姓沙,而是姓宫,我叫宫一鸣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?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宫?



        

宫!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瞳孔一缩,难道是那个宫家!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虽然我不知道你已经你是多少年后才来到了这里,但想必我宫家的大名你一定听闻过,我就是来自七星宫的宫一鸣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人说这话的语气十分自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只觉一记重锤砸在了她头上,让她双耳嗡嗡作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居然真的是那个宫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三宗六派中的七星宫!



        

唯一一个掌门世袭制的宗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他们的掌门一脉便是宫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同宋芜、厉青一届参加交流会的七星宫弟子便是下任的宫家掌门宫昊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当宋芜听到宫一鸣来自宫家这个消息时,才会如此震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