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258章 铜钟
夜间

第258章 铜钟

        

彭二见到地上密密麻麻的蝎子时,心中的绝望几乎快将他淹没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殚精竭力地将散布在西戈荒漠的这些人给聚集到这里,就是想为彭娘子报仇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聚集了这么多人,依然不能将蝎子除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好像连着存在的意义都找不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彭二无力地放下手,这几日的心弦都绷紧到了极致,他有些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朱思羽一直就觉得这个大兄弟奇奇怪怪的,但是这人之前帮了他,他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见那些小蝎子快将彭二围了起来,朱思羽上前将他拉住,往天上飞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失重感袭来,被人拖拽着向上的彭二被唤回了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用管我。”彭二声音嘶哑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着,想寻死啊?”朱思羽斜睨他一眼道,“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就是想一心求死。” 一秒记住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苦口婆心地劝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我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,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彭二像是没听见似的,任由朱思羽将他往上拉,不挣扎却也不给反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哀莫大于心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朱思羽也不管彭二听没听,喋喋不休道:“死多容易啊,最不容易的就是活着。你看地上那些丢了命的倒霉鬼,这死亡啊也就是一瞬间的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朱思羽像是在和彭二说,又像是在对自己说:“这人死了不难受,难受的是你死了却没有人记得你,那才是真正的死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人记得?”彭二轻轻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。”朱思羽低声道,“仿佛你从来没有存在的一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啊,要是他也死了,那还是还有谁会记得彭娘子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还有谁会记得她也曾是一个明媚大方的女子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彭二突然感觉自己身体中被注入了无限的勇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要活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放手吧。”彭二这才觉得自己的胳膊被这人拽得生疼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嘿嘿,想通了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朱思羽将刚才出现的心绪忘掉,冲彭二嘿嘿一笑,手上也松开了力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彭二挣脱之后在储物袋中取出他的黑色拳套,然后戴在了手上,看着那群蝎子,双目之中燃烧着熊熊的火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只大蝎子他打不过,他难道还拿这群小蝎子没办法吗,这些小蝎子一样是杀害彭娘子的凶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身上的肌肉迅速膨胀,握紧拳头,以一个虎扑的姿势砸向了地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另一边的三位元婴真人也刚从这震惊的一幕醒过神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,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小蝎子虽然是那只大蝎子分化后形成的,但它们却没有大蝎子的实力,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趁此机会冲到大殿中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三人没有交流,但心中都浮现出了同样的想法,三道身影几乎同时动了起来,而目标自然就是那座封闭的大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场的聪明人不少,很多人也都反应了过来,他们顾不得地上那些小蝎子,也同样向大门奔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将云梦壬水召出,身形如闪电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各色的灵光拖着长长的幻影往一个地方汇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那些小蝎子却也没有坐以待毙,聚集在门外的那些小蝎子,一个叠一个如同小山堆一样叠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眨眼间就将大门堵地严严实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丹阳真人奔行在最前方,他目露寒芒,暗道,谁也不能拦住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硕大的铜鼎如同巍峨高山从天而降,直直地砸向蝎子堆成的蝎墙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眼见铜鼎就要撞上蝎墙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前方的蝎子尾巴如同钢针一般耸然直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蝎尾猛地一抖,细细的尾针便如同狂风骤雨般直扑丹阳真人面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下一刻,铜鼎落在了蝎墙之上,蝎墙承受不住这样庞大的威压,寸寸崩溃,伴随着轰鸣声很快就化为黄沙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与此同时,那些细针眨眼间便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丹阳真人面色未变,右手一甩,一道灵光破体而出,迎上那些细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细针落入灵光之中,便仿佛像是遇到了什么克星一般,迅速融化,消散一空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丹阳真人虽然将这细针拦了下来,但是他出手导致他的身形滞缓片刻,也就这一息的时间,身后的画心和角圭就已经追了上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丹阳真人余光瞥见两人的身影,心念一动,那只砸进地底的铜鼎从地面飞出砸向了角圭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拦下细针的灵光陡然一转方向冲向了右侧的画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丹阳真人,你这样怕是不太好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画心见到灵光,右手握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手中的毛笔,轻轻一划,一道白色的寒芒蓦然冲了出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角圭冷笑一声,他早就知道这个丹阳老儿不怀好意了,现在见他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,心下也不讶异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凌冽的劲风刮得角圭发丝乱颤,眼看铜鼎就要砸中他时,他的腰间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物体,下一息人不见的踪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铜鼎只砸穿了他留下的虚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丹阳真人脸色阴沉,一看原来是角圭的那只蓝蛙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众人脚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它猩红的长舌头将角圭卷住,拖离了铜鼎的攻击范围,然后将角圭向殿门甩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竖子尔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丹阳真人暴喝一声,快速取出一只铜钟,然后手掌往上一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嗡,浑厚而又嘹亮的钟声在这片沙漠上响起,听到这阵钟声的人身形陡然停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好像天地间都仿佛被按停止了运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停在空中的角圭瞳孔一缩,他的嘴角还带着胜利的笑意,他尝试运转灵力却发现好像体内的灵力也被凝固冻结了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法宝居然能停滞时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此时也受到了影响停在空中,今日三位元婴真人的法宝神通让她大开眼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所见所闻让她觉得次至少没有白跑一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这停滞的一息中,丹阳真人就将画心和角圭两人甩在身后,率先落在了殿门之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脸色并未因为刚才暂时的胜利而变化多少,这件蕴含一丝时间之力的法宝他获得之后从未动用过,这一次竟暴露在了这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今日之后必定会传扬出去,以后的战斗中便不能再出其不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这一次传承一定要足以补偿他这个损失才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凝着脸,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一掌推开了大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