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209章 打断腿
夜间

第209章 打断腿

        

“轻霜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看到无声无息就站在门口的白轻霜有些诧异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以他的修为居然没察觉到白轻霜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,难道是他刚刚分神了?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就被白夫人给分散了注意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轻霜,你去秦家,这秦轩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夫人其实不想让白轻霜去,万一在秦家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她的名声可就全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也是同样的想法,出言劝阻道:“轻霜,要不把香雪叫来府上陪你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看着女儿身上显得空荡荡的衣袍,心疼得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能说的他们都已经说尽了,可这孩子就是钻牛角尖,怎么说也说不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这段时间可能是因为情绪不稳定,脸颊都瘦削不少,眼神里也没多少生气,声音也带了些干哑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去,我要去。” 记住网址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也不回应,只重复着说我要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夫人和白诏对视一眼,看出了白轻霜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轻霜,轻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夫人小声地喊了白轻霜两声,白轻霜也似没有听到一样,依然喃喃自语道:“我要去,我要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对外界失去了感知,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急了:“你哪也不准去,就在家里老实呆着,我去请个医修回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觉得自己的女儿应该是得了什么失心疯一样的心病,哪里还能安稳坐着,立马起身想去找西戈城最有名的医修,来家里替白轻霜看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医修两字触动了白轻霜的神经,不能,不能请医修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在白诏经过时突然跪下抱住白诏的双膝:“爹,爹,不要去找医修,不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的泪水渗透白诏的道袍,险些令他这个老男人也老泪纵横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低头抚摸着白轻霜的发顶,小时候的轻霜是多么懂事可爱,现在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和夫人难道还会害她吗?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轻霜,我一向对你疼爱有加,你要星星要月亮,我都能满足你,可是,这件事情没得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铁了心要把女儿拉出泥潭,即使之前他为白轻霜已经操碎了心,但白轻霜是他女儿,他一定不能让她做出败坏门风之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昂起头,哭着道:“爹,我知错了,我知道错了,我不会再喜欢秦轩了,真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的哭得梨花带雨,让白诏心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真?”白诏颤抖着说出了这两个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想相信,又不敢相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前白轻霜是那么决绝地说非君不嫁,现在又说不喜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现在已经猜不透女儿的心思了,所以他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松开了抱住白诏的手,跪着后退两步,重重将头伏在地上,过了许久才抬起头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哽咽道:“爹,娘,我知道我之前令你们伤透了心,但是我现在已经明白了,真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秦轩和宋嫣郎才女貌,他们才是真正的神仙眷侣,我对秦轩的喜欢只是一时的迷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我向你们保证,我从今日起就不会喜欢他了,你们要是不信,我可以立下道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说完,就举起一只手掌准备立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早就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的白夫人却冲上来将她举起的手掌按下:“我信,我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夫人的动作很急,她害怕,害怕女儿真的一时冲动立下道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若是她真的放下了也就罢了,她要是没有放下,道誓可是会立即降下惩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夫人不愿去赌,所以她选择相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爹。”白轻霜哀求地看向白诏,满脸凄惶,又落着落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哪里见过女儿这副模样,当下就心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叹息一声:“起来吧,我信了,但是秦家,你去不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夫人正搀着白轻霜从地上起来,白轻霜一听白诏的话,挣脱了白夫人挽着她的手,立马又双膝触地,地面发出一声闷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爹,秦家我必须要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满脸泪痕,坚定地说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险些被气晕过去,颤抖着手指着白轻霜道:“你,你还敢说你不喜欢秦轩,作孽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夫人也被白轻霜这不打自招的一句话给气急了,重重的一巴掌就拍在了白轻霜背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心里一阵后怕,要不是她刚刚拦住白轻霜立誓,那白轻霜不就…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夫人想到这里,又是一巴掌拍在白轻霜背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被这连续地两巴掌打得差点趴倒在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好在身形晃了晃,白轻霜最后还是稳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,又快速地被她收起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还不到时候,等她拿下了秦轩,再来收拾这两个老不死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和白夫人同时感觉背脊骨升起了一丝凉意,直冲头顶,令两人都心神一颤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行了一个跪拜礼:“爹,娘,我这次就是想去秦家和秦轩做个了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要把这件事告诉他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和白夫人大惊失色,把刚刚一闪而过的颤栗感抛在脑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,我打算祝福他,祝福他和宋嫣,只有说出了这些祝福,我才能真的放下,求爹和娘成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的话也白诏和白夫人都升起了一丝希望,也许她说的是真的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也许白轻霜去见了秦轩一面之后就真的会忘记他,又变回以前可爱乖巧的女儿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和白夫人心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夫人看向白诏,向他传达了自己的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心领神会,看着白轻霜肃声道:“好,这次是我们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,若是再执迷不悟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看向白轻霜的腿,声音决绝:“那我就打断你的腿,让你一步也踏不出白家,我说到做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诏这次也是下了狠心,反正他们有能力养女儿,女儿若是还要重蹈覆辙,白诏绝对不会再放她出去,他会将他关在白家一辈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不是不爱女儿,他肩上不止抗着小家,还有白家这么一个大家族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没有伤害到白家时,他可以将她捧到天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可白家要是因她受到伤害,白诏不用别人说,也会亲自出手教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他作为家主的义务和担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也听出了白诏不是在开玩笑,为他的狠辣也略吃一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一直觉得白诏就是一个溺爱女儿的父亲,却没想到他还有这一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白轻霜思绪万千,嘴上却毫不迟疑的答应你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她知道,白诏不会有机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