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183章:宋开诚父子
夜间

第183章:宋开诚父子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的脸凝重得像是快挤出水来,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宋开诚在那边唱念做打地演戏,眉毛都没颤一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早就习惯了宋陶然的沉默,反正他每次来宋陶然都是这个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要他说,宋陶然是什么态度不重要,只要宋陶然最后肯掏钱就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继续声泪俱下地向宋陶然哭诉道:“大哥,你看我们家是上有老下有小,灵石不够用,连孩子修炼都成了问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一把抓过还在朝宋小酒挤眉弄眼的宋岳道:“你看我们家阿岳,这孩子在炼气期多久了,就是上不了筑基,还不都是因为灵石不够用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到这里,宋开诚小心地打量了一下宋陶然,发现宋陶然依然不为所动,声音都嚎得高了好几个调:“都怪他有我这个没出息的爹啊!唉!苦了他了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岳经常和他爹宋开诚一起来找宋陶然要钱,和宋开诚的配合十分娴熟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刚说完,他就噙着眼泪深情道:“爹,我不怪你,我知道这都是我的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的儿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爹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父子俩抱头痛哭,响彻云霄的哭声伴着抽噎声,让人忍不住想堵上耳朵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此时正在庆幸,幸好他把家里的下人都遣散了,不然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,他就没脸见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这对父子俩看起来确实是十分凄惨,让人忍不住心生同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但这也得是第一次见到才能产生这样的心理,像宋陶然这样基本上隔三差五就能见到一回,他已经是可以做到面无表情,心无波澜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原本不想打断这两父子的表演,但是今天阿芜在家,他不想让这两个人把阿芜给引出来,所以不得不出言制止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了,别嚎了,再过两天在宋家办一场族宴,到时候会将之前减少的灵石一次性补偿给你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拿回来的那些储物袋,正好解了宋家的燃眉之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不知道阿芜是从哪里获得的这些东西,但他相信阿芜是个有分寸的孩子,不该拿的阿芜也不会去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和宋岳的哭声同时止住,宋开诚耳朵抖了抖,像是不敢相信他刚才听到的内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把头从宋岳的肩上抬起来,震惊地望着宋陶然:“当真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看见宋开诚那张老脸上连泪珠子都没一颗,心里想着他们现在演戏都越来越敷衍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冷漠地点点头:“我宋陶然说话一向都是说一不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对宋陶然这一点倒是没有怀疑,他和宋陶然打了那么久的交道,还是很清楚宋陶然的为人,就像宋陶然清楚他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儿啊,我们发财啦!”宋开诚忍不住几巴掌拍在宋岳身上,兴奋地说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现在每月收到的灵石只有过去的一半,将这么多年减少的灵石给累积下来,宋陶然将补给他们一大笔灵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早就以为这笔灵石算是打了水漂,没想到还会有回来的一天,就相当于是多了一笔意外之财,他怎么不激动?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岳被他爹拍得龇牙咧嘴,但等背后的痛意散去,也高兴地眉飞色舞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有了灵石,他在外面欠的一屁股债也能还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看见他俩见钱眼开的样子就心烦,喝道:“赶紧滚,回去把族宴的事告诉二叔和开山,让开山把小舟也带来,还有你家小嫣也叫上,到时候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哥,是什么事啊?”宋开诚好奇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瞪了他一眼:“问那么多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也不介意宋陶然的语气,高兴地应了一声就准备带着儿子打道回府,刚往回走两步,这才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这笔灵石从哪儿来的呢?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就瞧见已经往外走的宋开诚又突然折返,宋陶然还以为宋开诚又想出什么幺蛾子,没好气道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的面色有些古怪,他小声地问道:“大哥,你不会把家里的祖产给卖了吧?这要是让我爹知道了,他还不得把你给拆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看宋开诚这小心紧慎地样还以为他要说什么来着,没想到他是怀疑自己把祖产给卖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气极反笑:“宋开诚,你脑子里整天琢磨些什么呢,不琢磨点好的,放心,就算我死,我宋陶然也不会把祖产给卖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祖产是一个家族立族的根本,是基石,之前日子再难过,宋陶然也没有想过卖祖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也觉得宋陶然干不出这事来,在他看来,他这个大哥宋陶然古板又严厉,最讲礼法,变卖祖产这种事谁都有可能会做,但绝对不可能是宋陶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但这就奇怪了,无缘无故宋陶然从哪里搞来那么多灵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暗自揣测难道宋陶然还有别的来钱的路子,也不应该啊,宋陶然要是有钱早就拿出来给他们几兄弟分了,不可能还一直苦巴巴的过日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笔灵石一定是最近才有的,而且应该这是他没来的这两天发生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灵石到底是哪儿来的?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觉得不搞清楚这个问题,他回去连饭都吃不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不声不响发了横财,这让他心里抓心挠肝地痒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等他儿子继续了宋家,不知道能有这一夜暴富的机会不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琢磨了一会还是没想到原因来,索性直截了当地去问宋陶然:“大哥,那你这钱打哪儿来的?有没有什么门路介绍给弟弟我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陶然彻底被这个二皮脸的宋开诚折磨得没脾气,直接伸手推他,边推还边说道:“这跟你有关系吗,宋开诚,你趁我现在没动手,你赶紧走啊,你还想像上次那样搁家里躺十天半个月不成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原本还在挣扎,听到这话又想起了之前不好的回忆,只得僵着身子和他儿子一起被推出宋家大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等两人一出去,宋小酒就迫不及待地把门关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岳看着身后关上的门,叫嚣着要让宋小酒下次好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开诚觉得他儿子有些聒噪,喝斥道:“门都关了,你还嚎什么呀,闭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