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网 > 重生大师姐不想努力了 > 第72章 发现秘密
夜间

第72章 发现秘密

        

红蝶真人知道自己再宠女儿也总会有照顾不到的时候,若是能有个人能长久陪伴女儿她也能放心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她原来是打算在凌天宗为娇娇找一个知根知底的弟子,自己也能看顾些。比如最近常来找娇娇的郑俊杰就在红蝶真人的考察范围内。不过娇娇好像不太喜欢,红蝶真人就没有多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炎火派的烈连城和娇娇见过几面就敢直接上来接亲,红蝶真人自然对其印象不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当红蝶真人往身后的尤娇娇一瞥,见尤娇娇满脸通红不敢抬头,一副小女儿家作态,心底咯噔一声,坏了,这是有情况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红蝶真人作为尤娇娇的娘,自然对女儿再了解不过。之前她试探性的和尤娇娇提起郑俊杰,尤娇娇就一脸不耐烦,恨不得堵上耳朵,她就明白尤娇娇对郑俊杰是没感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尤娇娇被她娇惯坏了,心事都摆在脸上。她要是不喜欢,听到炎火派的人来提亲,只怕能一蹦三尺高,嘴翘得能挂油瓶。但现在听到这话不声不响,这一看就是有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红蝶真人心里是又酸又涩,女大不中留啊,看向对面坐着的千均真人也是眼中带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偏偏千均真人不动声色,脸上友好亲切的表情保持得很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均真人对于红蝶真人的心情可谓十分理解,每次成功挖到炼丹峰墙角的时候,炼丹峰的峰主表现得比这更甚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千均真人对于这些小场面还是很适应,甚至觉得红蝶真人的脾气还算不错,至少还能坐下来和他谈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均真人的好心情一点也没受到影响,他从听到自己的乖徒弟有喜欢的女修后就一直亢奋的不行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51kenshu.com



        

再听到喜欢的是凌天宗的女修时更是喜出望外,立马带上大包小包的礼物上门提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多不容易啊!



        

想他炼器峰一脉不是一些不懂风情的炼器狂人,要不就是一心想去炼丹峰吃窝边草的丢脸玩意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好不容易有个早早就开窍还有志向的嫡传弟子,千均真人出发前已经给掌门下了保证书,务必为自家弟子将这颗外地的小白菜拱到手。所以即使红蝶真人的脾气再暴躁,他也能沉得住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均真人见场面又冷下来,就赶紧对旁边站着一个劲就往对面姑娘瞧的弟子使了个眼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哪知烈连城一心扑在尤娇娇身上,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师父的动静,最后千均真人只得重重哼了一声才将烈连城的注意力拉回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烈连城见到师父的眼神,暗中为自己鼓鼓劲,站出来行了个大礼然后道:“凌天宗的各位真人,以及红蝶真人,弟子烈连城在交流会上对贵宗的尤娇娇尤道友一见倾心,立誓非她不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烈连城顿了顿,见红蝶真人只是听着没说话就继续道:“我知道我是外宗弟子各位前辈不放心我。我可以留在凌天宗接受前辈们的考核,等考核通过了,我们再进行定亲,望各位前辈应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烈连城现在就住在琼玉峰?”宋芜兴致勃勃地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之前刻意提醒过烈连城,这烈连城果然上道,居然与她前后脚的功夫就上了凌天宗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解千愁摇摇头:“红蝶真人就算动摇了也不会把人留在琼玉峰,掌门将他安排去了重岩峰,说让他和重岩峰的同门交流下炼器之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恍然,也是,既然烈连城现在是有求于人就将他安排在重岩峰。重岩峰一脉便多是以铸造为主,正好可以偷师炎火派的一些炼器技巧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又问:“那炎火派的千均真人就带着其他人回去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解千愁又点点头:“对啊,我看那炎火派的人走的时候可高兴啦,好像烈连城不是他们炼器峰的继承人一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听说过炎火派的一些事,对于炎火派的想法大概了解,却也要感叹他们的豁达,亲传弟子说扔下就扔下,一点也没犹豫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对于烈连城能留在凌天宗,宋芜也心中欢喜。万事开头难,她相信只要烈连城能一直好好对待娇娇,他们两人之事一定会水到渠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看解千愁犹犹豫豫,不知怎么开口的表情,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没说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解千愁见宋芜发问索性直接开口道:“姐姐,我去的时候乐无双也跟我在一块偷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一凛:“乐无双也在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就在我旁边。”解千愁不解道,“乐无双听到红蝶真人同意烈连城留下的时候,好像又发病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辛夷师叔不是说她没病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当时宋芜还猜测这是不是乐无双的新用伪装,后来听辛夷真人说乐无双没病,宋芜更相信是乐无双装的,怎么解千愁又说她发病了?



        

解千愁现在被乐无双一惊一乍的表现也搞晕了,他今天见到乐无双的表现确实不正常,就将他看见的原原本本说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乐无双听到烈连城能留下来,眼珠子都要瞪脱哐了。她的手抠在柱子上太用劲了,指甲抠破了都没反应。就一个劲念叨什么不可能,不可能。整个人都灵魂出窍了一样,最后离开的时候还摔了一个大跟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解千愁胆子原本还挺大的,但见乐无双一副鬼上身的样子,都不免有些后怕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可能?乐无双为什么要念叨不可能?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也觉得乐无双的表现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,乐无双这次暴露的异常太多了。她就算没有刻意去观察都能发现问题,更何况现在是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乐无双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记得前世刚入门的乐无双的表现就是一个俏皮可爱的小女孩,惹得凌天宗上下都对她宠爱有加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定又有什么问题被她忽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将最近在乐无双身上的事一件接一件的串联起来,想找出其中的联系,但又总是看不真切。那个关键点就在她脑里仿佛呼之欲出,但她就是想不起来,到底是那里有问题?



        

宋芜急得满头大汗,直到听到解千愁说了一句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觉得她都不像个小孩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

刹时间,宋芜的血液都凝固了,浑身僵直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像个小孩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句话像支利箭划破了笼罩在宋芜心头的乌云,没错,乐无双的表现概根本就不像一个八岁的孩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乐无双在选仙会上的迷惑与茫然,不就和她刚重生时一模一样



        

乐无双也重生了?